不是很难买到

2020-05-24 22:36

“小药”就是指临床上长期广泛使用、安全有效、质优廉价且多家企业生产的药品,通称普药,如青霉素、复方丹参片、牛黄解毒片等。

“优质优价这个命题就是错的,所有的制药企业都应生产优质产品。采购托管也不好,采购托管单位额外蚕食药品利益链中10%到30%的空间,迫使许多空间不够的低价药品退出了空间,高价药品在医院中占比增大。”从这可以看出“采购托管”影响了医药正常流通。2013年2月报告的案例,河南一家医院药品采购一年达2000多万元,采购托管给一家医药公司,向中标公司收取28%的中介费,从而从药企中获利600多万。很多省的采购托管过程中招标中名目繁多的评分标准,人为地操纵,使许多企业失去了中标的机会。“当然,在招标中,肯定会有企业被淘汰,但应该是通过市场的手段,而不是人为的手段。作为企业希望有一个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。”

二是全国医药行业总产值每年以千亿的数字在增长,2011年我国医药行业总产值15694亿元,10年年均增长速度为21.9%,较10年前增长6倍多;

二是药企,由于多种原因许多良心企业迫于无奈放弃中标,使得许多质优价廉的药品退出了市场,医院无法购进,老百姓也买不到。

政府主导“药品集中招标采购”的初衷,一是降低药价,解决看病贵问题;二是规范医疗机构的购药行为,防止医药流通环节中的腐败。然而,实施了十余年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,引发了一些问题。特别是招标采购过度干预普药价格,催生了“药价虚低”,导致低价假劣药品泛滥,许多质优价廉的好药退出了市场,而“药价虚低”也破坏了医药行业公平交易的市场环境,致使医药行业的整体品质不断下降。

一是医院,由于利益驱动和考虑药品品质及疗效等因素,医院不愿购进“药价虚低”的普药,医生也不愿开“药价虚低”的普药,而被其他高价药品所取代。

一是许多二级三级医院的业绩每年以百万甚至千万的数字在增长,增长幅度远远超过了当地gdp指标和人均收入的增长率。2012年,某省药品收入增长幅度最快的三家市级中心医院的增长率分别为38.75%、33.63%、31.06%;

三是患者,大量“药价虚低”产品流入了农村,因“三统配送”,乡镇一级医疗机构缺医少药问题存在,大量农村患者流向二三级医院,中高端医院人满为患,看病贵看病难问题更严重。

“2008年以来,我们组织专题调研组,根据生产成本原则,对市场上的普药进行取样研究分析,重点抽取了零售价最低的10种常用中药普药,对生产销售这10种药品的181个生产厂家的零售价和生产成本进行比对分析,结果发现:零售价小于生产成本的共101家,占56%,如‘复方丹参片’(60片/瓶/盒),其2008年的平均生产成本为2.45每盒,生产该药品的53家企业中,有32家的零售价低于生产成本,占60%。更为严重的是,2010年复方丹参片的平均生产成本超过3元/盒,但同年该药在安徽省的中标价格竟然低至0.95元/盒。”

“药价虚低”迫使一些生产厂家铤而走险,生产、销售价格远低于生产成本的药,其药品质量显然无法保证,必然催生低价假劣药品的泛滥,从而严重危害到民众的身体和生命安全。

四是原研药单独定价政策。这一政策向外企倾斜,不但对已超过专利期的外企药品还在保护,且同种药品的外企药价远远高于内企药价。譬如“奥美拉唑”,内企26.9元,外企182元,相差6.77倍;注射用头孢哌酮钠舒巴坦钠,内企8.7元,外企80.3元,相差9.23倍。外企数量不足20%,占中国医药总值却已超过50%。原研药单独定价实质打压了内企,招标采购时优质优价药品要比同品种高出30%到100%。在某省招标中,一种当地企业生产的地黄丸是5.4元,荷兰的一家药厂的同类药品是优质优价,是11.55元,高出了100%以上。

昨天,全国政协委员赵东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了“小药”退市的原因。他呼吁:放开对日用量5元以下“小药”的“捆绑”,让它们回到百姓生活中,让它们在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。

赵东科委员说,有三方面的数字使人们对多年来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成果表示质疑:

三是在二级以上医院药品采购总量中,许多“药价虚低”的普药所占的比例在迅速下降,甚至退出了医院。譬如“鱼精蛋白”,在2011年因价格过低,无厂家愿意生产而一度脱销,导致一些心外科手术无法实施。

当前,在医院、药店都出现了一种现象,像红霉素眼药膏、复方丹参片这样三五元一包或一瓶,廉价、常用、传统的家用“小药”,不是很难买到,就是已退出了市场不再生产了,这让急于求药治病的老百姓不得已选择价格更贵的“新药”。是这种药无效了,还是有其他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