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很多人咨询

2020-01-12 20:55

去年底,管理部门曾发布消息,拟将学生学籍管理系统与市政交通一卡通系统相关联,以防止成年人冒用或学生毕业后继续使用学生卡。但办卡人小姚信誓旦旦地称,“打听了,没事儿,有政策就有对策。目前联不了网,要有顾虑就趁现在还没联网多充点儿,顶多也就是在充值时困难些。”对方解释道,北京现在有上百所高校,几百万张公交学生卡,卡号要都与学校挂起钩,是件非常庞大的工作量,也需要一个非常稳定的系统来运行,短期内无法实现。

淘宝网消费者服务热线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已将反映情况记录在案,若核实确有此事会向上级反馈,并采取相应处理措施。“会对涉及违规商品(学生卡)下架处理,情节较严重则会对相应店铺加以处罚。”

一公交充值点工作人员表示,正常学生公交卡一年一激活。“但现在有的网上甚至出现8年一激活的卡。有的卡办延期手续放机器上时,显示使用期为好几年,都是不正常的,应该是卡的办理后台有漏洞。”

一天后,一张黄底学生卡、学生证(如图)、注册章、卡贴、卡套便到了记者手里。学生卡上一寸照片和卡面交汇位置盖着红色“北京市学生卡专用章”,卡面上贴着“2014学生专用”贴纸,右下方有7位红色数字编号。

该负责人提醒,从办卡人那里购到的学生卡没有保障,很容易发生经济损失。“倒卖有多种途径,有的用旧学生卡换了卡芯片制作而成,比正规的卡更容易折坏。若被司售人员发现成年人使用学生卡刷卡,会让其补交票款,还会带到车队核清身份再没收卡。但有的人19岁就上班了,而有的人二十四五岁还在上学,所以核实起来也比较麻烦。”

转眼一个多月过去,记者再次联系上办卡人时,得知价格已经200元一套,卖了一个多月。“前一阵儿还涨到220元了,不过放心用,要不我们也卖不出去。”记者打听得知,另有几个卖家也称学生公交卡价格相较之前有所上涨,“起码涨了20元”。

公交调价前夕,北京晨报记者注意到,淘宝等网站都有学生公交卡出售。记者向多家店铺咨询,商家大多表示,鉴于涨价政策即将实施,“每天很多人咨询,断货好几天才拿上新卡”。还有的店家表示,“公交调价后,办卡价格肯定要翻倍”。咨询中还有卖家支招,“用大学生卡,由于年龄差别较大,不好充值。所以对于岁数大的人,建议办小学生卡。大人替小孩充值,是被允许的。”

记者还发现一个专门售卖学生卡、学生证的网店。明目张胆地写着“办学生证+学生公交卡+注册章”。据介绍,办理一套卡、证160元,货到付款。记者联系卖家时,对方语气匆忙中夹杂着不耐烦,“现在办卡人太多,没货了,你要是愿意等也可以下单,反正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货,最快也要等一周。”卖家表示,随着公交调价临近,学生卡办卡量突增。记者预订了一套卡,但等了一周也没拿到。

办卡人还提供了北京林业大学的空白学生证,学生证上姓名、学号、学院、专业、学制及入学日期均为空白。“学生证注册章每学期自己盖一个就行,内部信息自己按要求填写,专业填写上有要求,在建筑学、风景园林及城乡规划中任选其一。”记者来到学校,与几名在校学生手中的学生证比对发现,学生证封面与内页相差无几,肉眼几乎看不出假证钢印章与真证有何不同。

对此,北京林业大学教务处相关老师表示,“学校只有唯一的钢印和章,没伪造的。学生办证时需用自己证件信息在教务系统网申请。伪造学生证触犯刑法,发现可向公安局举报。”

记者用这张并未填写姓名等信息的学生卡,分别乘坐了地铁和公交,一路畅通无阻。在四惠公交充值点记者也顺利充值,其间工作人员并无要求出示学生证。

记者曾在微信上与一名办卡人取得联系,“这行业我们干了好几年了,我朋友在中国地质大学工作,能办那儿的学生证,学生卡是朋友从公交公司的内部人员处获取的。”而记者联系到中国地质大学学工处时,工作人员表示只给本校在校生办理学生卡,学籍库里都有学生信息。对于有外校人员称认识地质大学内部人可代办学生卡,对方表示,“你问的谁?不可能,没听说过这事儿”。

市教委后勤处杨女士表示:“每个学校都是集中办理学生卡。在管理方面,我们要求各校须安排一个指定办卡老师负责本校学生卡办理,还要提供那名老师的姓名和手机号。目前从学校的角度来看,几乎没有什么空子可钻。”

记者找到一家声称可以办理2014年新学生卡的淘宝店铺,办卡人小姚承诺“卡有问题负责退换”,以消除记者疑虑。“包括学生证、公交卡和注册章。卡可以用5年免激活,提供一张一寸电子版照片即可。”记者下单时,小姚叮嘱说,“要是被公交公司抓到,不要说是在网上办的。另外,我们的学生证没有磁条,不能买火车票。”记者询问卡源,办卡人称,“是从他人处回收旧卡后翻新,市面上卖的没有新卡”。

就联网一事,记者近日多次咨询市政交通一卡通服务有限公司,相关工作人员经请示上级领导后答复,“目前为止,学生一卡通还是非记名使用。我们还没接到上级有关部门通知具体何时、如何实施联网事宜。现在也做不了学生卡实名制,无法有效堵住学生卡黑市。”市教委教育咨询处经查询回应,目前没有下发有关学生卡的新政策信息。代办学生卡属于违规,但我们没执法权,发现问题只能向公安部门举报。

杨女士透露,“是否办卡老师出现问题无法确定。其实,对于制卡、发卡等部门来说,代办学生卡的漏洞挺大,而且各激活网点等渠道都可能出问题。”为何代办学生证、卡集中在某些高校?该负责人称,“我们也不清楚。市内一百多所学校学生证都不一样,办卡人不可能一一制作,成本太高。”

记者在“代办学生公交卡”的网站上看到,明确写着:“我们全部是通过校内渠道办理。”记者发现,一些毕业生在离校前转让公交卡,无疑给社会人士回收这些卡转让倒卖提供了方便。

公交运营部门方面回应,只负责学生卡的发行,都是对公不对私。按照规章制度,学生公交一卡通由学校统一到北京公交集团各分公司票务中心办理。公交集团服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,已将记者反映的情况记录,会联合有关部门加强监管。“相关违规扣发规定还在修改中,届时对此情况出台相应处罚措施。”同时,他坦言,“如各校上交的名单中有成人的或人为把办理卡的数量增加,我们也不容易看出来。很可能是一些学校审批手续不严格所致,毕竟第一道审批环节出现在学校,只能从学校源头上堵住漏洞才能制止。”

 

Quick Links